靠合资品牌“输血”的代价14家车企净利润普降 价格战“一触即发”_一汽轿车_1

靠合资品牌“输血”的代价14家车企净利润普降 价格战“一触即发”_一汽轿车
原标题:靠合资品牌“输血”的代价14家车企净利润普降 价格战“一触即发” 在消费迎来反弹的背景下,车企将采取价格战来抢占市场份额,而只要有几家企业发起价格战,就会在整个车市形成“连环效应”。 文/ 陈茂利 “寒冬效应”如同放大镜,毫不留情地照出了当前车企在资本市场上的短板与隐患。 近日,一汽轿车、上汽集团、广汽集团、长安汽车、北京汽车、吉利汽车、一汽夏利等国内14家上市公司发布2019年财报。 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梳理上述14家车企的2019年财报发现,由于汽车市场下行叠加国五切换国六等政策因素,2019年,车企“净利润普遍下滑”成为汽车行业典型特征。其中,有些车企依靠合资品牌过上“丰收”的日子,有些车企一年下来只是“赔本赚吆喝”,有些车企通过“卖房保壳”企图在夹缝中生存,有些车企在悬崖边上“垂死挣扎”。 一汽轿车方面对记者表示,2019财年公司受国内乘用车市场下滑、国五和国六切换、贵金属市场价格上涨、日元汇率上升及公司新老车型交替等影响,使产品毛利率等财务指标减少。吉利汽车方面表示,利润结构呈多元化趋势,吉致汽车金融成为利润新的增长点。 2019年汽车市场遭遇寒冬,2020年在疫情的影响下依然不乐观。在无法改变大的市场环境的情况下,记者关注到,有车企通过灵活地下调年度业绩计划以及销量目标等方式“减压”。此外,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,在消费迎来反弹的背景下,车企将采取价格战来抢占市场份额。 “价格战是不可避免的。”上海明华有道咨询有限公司执行总监封士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只要有几家企业发起价格战,就会在整个车市形成“连环效应”,豪华、合资、自主品牌车企谁都不可能置身事外。 困局:净利润普降 // 忙碌一年,是“赔本赚吆喝”,还是“丰产又丰收”?截至目前,汽车行业已经有至少14家上市公司发布了2019年财报。 记者梳理发现,有一汽夏利、长安汽车、江淮汽车、上汽集团、广汽集团、吉利汽车、宇通客车等共计11家车企2019年归属净利润下跌。利润下跌主要系车市下行以及国五切换国六、新能源补贴大幅退坡等多重因素作用结果。 即使是国内产销规模最大的上汽集团也没能抵御寒气入侵。2019年,上汽集团整车销售同比下滑11.5%至623.8 万辆。同期,实现营业总收入 8433.24 亿元,同比下降 6.53%;实现净利润 256.03 亿元,同比下降 28.90%。 没能顶住压力的还有广汽集团,该集团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约597.04 亿元,同比减少约17.51%;实现净利润约为 66.18 亿元,较上年同期减少约 39.30%。 在众多利润下跌的车企中,长安汽车2019年的经营情况令人关注,出现了“增收不增利”。2019年,长安汽车实现营业总收入705.95亿元,同比增加6.48%。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为-26.47亿元,同比降低488.81%。 对于净利润出现3位数下滑,长安汽车方面表示,主要系合联营企业的投资收益下降所致。记者关注到,与依靠合资品牌贡献利润的集团企业不同,长安汽车两大合资品牌长安福特、长安马自达近两年来的经营可以用“流年不利”来形容。2019年,上述两大合资品牌销量分别下滑51.3%、19.7%。 对一些车企来说,“即使不赚钱”,也要抢占市场。以长城汽车为例,2018年、2019年其销量规模比较稳定,但净利润并没有大的提升。 对于这种情况,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曾告诉记者,“现阶段,我们坚持让利不让市场的原则。”在魏建军看来,现在不是要多少利润的问题,而是要给消费者更多更好的感受和体验,只有这样才能赢得未来。 值得一提的是,江淮、*ST海马、*ST安凯在2019年成功扭亏为盈。其中,*ST海马上演了“卖房自救”的大戏。为了避免退市,*ST海马通过向关联方转让股权及处置闲置资产获得8.16亿元。若没有这笔非经常性损益,*ST海马2019年扣非后净利润亏损7.31亿元。实际上,由于对其持续经营能力存疑,深交所针对*ST海马2019年年报发出了问询函。与*ST海马路数一致,江淮、*ST安凯也是靠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实现扭亏为盈。 失衡:依靠合资品牌为生 // 在发布财报的上市公司队列中,以北京汽车、华晨中国为代表的旗下有豪华合资品牌的车企,在其财报中显现出一些隐患。 单从表面来看,北京汽车2019年的经营情况可谓是“光鲜亮丽”,但揭开面纱后却是另一副模样。 数据显示,2019年北京汽车营收约为1746.33亿元,同比增长15.00%;毛利为374.87亿元,同比增长1.30%;净利润为40.83亿元,同比下滑7.8%。仔细研读财报便可发现:北京汽车多年来依靠北京奔驰贡献利润实现盈利的情况并未改善。 数据显示,2019年,北京奔驰销量为56.7万辆,同比增长17%;相关收入高达1551.53亿元,同比增长14.6%;毛利为422.15亿元,同比增长4.2%;通过计算,记者发现,北京奔驰对北京汽车的营收贡献占比为88.85%,毛利率的贡献占比为112.69%。 这意味着,没有北京奔驰的毛利贡献,北京汽车实则是亏损的。其中,北京品牌2019年毛利亏损47.28亿元,较2018年亏损幅度扩大。 与北京汽车情况如出一辙的还有华晨中国。华晨中国发布的财报显示,2019年华晨中国的营业收入为38.62亿元,同比下滑11.8%;股东应占纯利达67.63亿元,同比2018年的58.21亿元增长16.18%。其中,华晨宝马对华晨中国贡献纯利由2018年的62.45亿元,增加22.12%至76.26亿元。对比两组数据可以发现,如果没有华晨宝马,华晨中国亏损8亿多。 作为华晨中国的“摇钱树”,华晨宝马养活了整个华晨中国。但随着股比限期临近,这意味着华晨宝马对华晨中国的利润贡献将大幅度缩水,这对利润来源单一的华晨中国来说无疑是大的打击。 出路:多举措应对市场挑战 // 2019年车市寒冬,2020年开年遭遇疫情黑天鹅事件,尽管一季度车企的日子不好过,但可见的是3、4月份车市较去年12月逐渐迎来复苏。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,1~3月狭义乘用车市场累计销量301.4万辆,同比下降40.8%。 面对汽车市场下行和疫情给业绩和销量带来的影响,一些车企灵活地调整了年度经营计划。其中,长城汽车将2020年销量目标从111万辆下调至102万辆,净利润从47亿元下调至40.5亿元,均低于2019年水平。广汽集团也将销量增长目标从8%下降到3%。 除了重新制定年度经营计划,记者关注到,车企也从品牌、市场营销等多个层面提升销量。其中,“线上营销”成为众多车企“集客”的重要手段。此外,通过发起价格战来抢占市场份额,可能会成为车企应对市场寒冬的无奈之举。“随着疫情逐渐被控制,车市将迎来反弹式消费。在这种情况下,车企大概率会发起价格战抢占市场份额。”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持上述观点。 “价格战是不可避免的。”封士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在他看来,只要有几家企业发起价格战,就会在整个车市形成“连环效应”,豪华、合资、自主品牌车企谁都不可能置身事外。 “在这种情况下,明晰价格策略就成为车企的标配手段。”贝恩公司全球合伙人大中华区制造业务主席赵立强表示。赵立强建议,为了避免出现价格踩踏的现象,企业要充分做好预案,什么样的车型采取什么样的价格策略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 BBA第一季度销量榜单“出炉”:奔驰夺冠 豪华车在华市场份额扩大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